盘点曾经“红极一时”的国产手机品牌,2022中国手机品牌何去何从?


今天华为、小米、OPPO、vivo是大家最熟悉的国产手机四大品牌,可回想过往,它们并非一开始就是手机圈中佼佼者,也是在一轮又一轮的激烈竞争中逐渐强大起来的。而曾经非常红火的手机品牌,如今都已“销声匿迹”。国内手机市场大环境趋冷的局面,在2022年开局的时候持续下滑的趋势进一步加深。国内手机厂商如何扭转局面,已经不是锦上添花,而是事关自己的生死存亡。


对于中国手机厂商来说,警报已经拉响了:根据中国信通院数据显示,中国市场2月手机出货量仅有1486.4万部,同比下滑31.7%,这是近一年多以来的最低值。今年前两个月,中国市场手机出货量为4788.6万部,整体同比下滑22.6%,5G手机出货量也罕见地出现了下滑,同比下降了11%。


对于手机品牌来说,寻找第二增长曲线已经不是锦上添花,而是到了生死存亡的边际,刻不容缓。对于手机厂商来说,不断推出多屏与折叠屏的产品来吸引客户眼球,推动品牌向上去争取更多高端品牌市场份额,是不少手机品牌立足自身业务做出的改变。


1、曾经非常红火的手机品牌


金立


金立的巅峰时期大概在十年前,那时候智能手机还没有全面崛起,金立的宣传广告语“金品质,立天下”不少老用户应该都还记得,其市场份额更是排名到了全球第11位的好成绩。不过,随着智能手机转型,金立很快就被竞争挤出了市场。如今这个品牌其实并没有完全消失,它也仍有新机金立GT2上线,但却仅配置联发科MTK6711处理器,只支持4G,实力确实差的很远了。

乐视


乐视这个品牌,大家应该对它的电视产品比较熟悉,2004年由贾跃亭创建。实际上2015年乐视在电视业务有一定成绩后就开始涉及并推出智能手机,也是想通过手机打造属于自己的“平台+内容+终端+应用”生态体系。不过差不多只做了三代乐视手机之后,乐视就因为资金链断裂,旗下别说手机了,就连电视等业务也都顷刻倒闭。


美图


美图手机,大家应该都还记得2015年黄晓明与Angelababy世纪婚礼,其中豪华伴手礼中就包含一部定制的美图手机。它主打漂亮颜值和美颜 *** ,看起来像是针对女性用户而打造,曾经吸引了不少明星用户。或许是因为受众群体有限,美图智能手机业务亏损严重,2018年与小米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将美图手机的品牌、影像技术授权给了小米,2019年彻底关闭了该业务。


酷派


酷派创立于1993年时间比较早,曾经可是“中华酷联”四巨头之一,是国产手机的龙头品牌。因为酷派手机用料扎实、质量也控制的很好,所以销量一度力压苹果、三星。但可惜的是在“卖身”给乐视后,酷派也遭到资金链危机,在国内市场消失五年之久。尽管现在它还在做手机,但已经大不如前,单款产品销量还不及vivo等主流品牌的十分之一。


天语


如果大家在2006年-2013年之间,经常看湖南电视台的节目,那么一定会反复听到天语手机的大名。天语可以说是国内的初代网红数码品牌,直到2009年年底,天语手机稳居中国市场整体销量第三名。当年天语的市场地位,和今天的OPP0/VIVO是差不多的。可惜它无法适应时代的潮流,最终惨遭淘汰。曾经专属于年轻人的手机品牌,现在居然在孜孜不倦地开放老人机!可悲!

朵唯


诞生于2009年的朵唯,是唯一一个明确以女性为服务对象的手机品牌。连它的品牌宗旨都是“鼓励每一个女生在成长的道路上鼓起勇气”,朵唯立志要成为国内第一女性手机品牌。虽然它追求的目标很远大,但终究抵不过现实的残酷。


锤子


由罗永浩一手创建的锤子公司,曾经也在国内手机市场中掀起过波澜。罗永浩曾自信地宣称自家产品是“东半球第二好的手机”,认为单论产品力,唯有当时的苹果iPhone能与之一战。锤子不仅在鸟巢开新品发布会,甚至扬言打算收购苹果公司。不过很明显,罗永浩的宏伟计划失败了,锤子手机一败涂地,他本人倒欠4个亿,。后来投身直播带货行业,成为了某音的“带货一哥”。不得不承认,老罗真的是个“人才”!


360手机


如果是美图手机的卖点是P图+美拍,那么360手机的卖点就是“安全”。和美图一样,360作为互联网安全软件开发商,也选择到手机行业中淘金,发布了数款拥有极高性价比的千元机。由于缺乏大众认可的产品特色,在残酷的市场竞争中被迫落败。


格力


格力是传统制造业的代表,也是空调行业的龙头老大。万万没有想到,有一天格力也会生产智能手机。董明珠亲自为格力手机代言,连开机动画都是董小姐的个人照片,几经折腾,格力手机逐渐无人问津。


波导


发迹于华强北的波导手机,是国产山寨机的集大成者,在功能机时代就已经笑傲江湖了。随着智能手机时代的来临,严重缺乏技术积累的波导并没有坐以待毙,而是选择逃到海外重新开始。脱胎于波导的传音手机,成功占据非洲手机市场的半壁江山,成为非洲地区出货量最大的手机品牌!

2、手机高端化,能否扛起品牌第二增长曲线?


面对日趋激烈的国内手机市场的竞争,一味打价格战无异于是饮鸩止渴,难以持久。苹果能够在全球高端手机市场持续领先的最关键的原因,就在于其通过高端手机市场赚取了大量的利润,反过来将相关的利润中的一大部分投入到研发中,持续保持自己在核心竞争力上的优势。所以寻求产品高端化,复制苹果的道路,成为国内手机厂商的首要选择。


从国内手机厂商的策略来看,从最早的芯片跑分(跑分指通过相关的跑分软件对手机进行测试以评价其性能,跑分软件中测试的跑分越高通常表示手机性能越好)、到高功率充电技术、再到更优秀拍摄模式和算法以及大屏、分屏和折叠屏等,各大厂商穷尽一切技术手段,来打造自己的产品亮点。其中,尤以拍摄技术成为各大厂商比拼的重要舞台。


当下,提升拍摄能力已经被视为手机定位是否足够高的重要衡量指标。


最早,手机厂商在硬件方面下功夫:获得更大进光量的更大尺寸的摄像传感器、可以提供更高像素结果的更高分辨率的传感器、处理能力更强的手机SoC芯片,以提升拍摄过程中的流畅程度。


在硬件潜能几乎挖掘殆尽之后,手机厂商开始把目光投向了“软硬件一体化系统优化”的阶段。在“软硬件一体化系统优化”阶段,手机厂商从最初采购传感器转变为和零部件供应商一起开发专属的传感器;针对芯片开发特定的算法;引入人工智能技术来实现超级防抖、超高动态范围成像、超暗夜景成像等新功能。通过这些定制化的开发,手机拍摄能力取得长足的进步。


但站在“软硬件一体化系统优化”的肩膀上,手机厂商发现了市场上的SoC平台芯片并不能满足日益高涨的拍摄需求。尤其是在支持手机厂商自己开发的AI算法芯片,SoC平台芯片显得力不从心,这就限制了拍摄功能的持续提升。因此像Vivo这样的厂商开始自研SoC平台芯片之外的一颗新的处理器V1,通过更强大的处理能力来实现更好的摄像和拍照的功能。而正是有了这个强有力的芯片算力,手机厂商可以持续提升自己的算法矩阵,达到更好的拍摄效果。


但从实际效果来看,这些举措并没有取得预想当中的成绩。尤其是过去两三年时间里,国产手机品牌的高端化进程并不顺利。2021年,中国高端手机(批发价400美元以上)市场中苹果的市占率由40%增长到59%,而OPPO、vivo、小米、荣耀四家厂商的共同占有率反而从29%降至26%。所以在华为基本淡出国内手机市场的情况下,高端手机市场份额更多还是被苹果所占据。所以对于手机厂商来说,产品高端化并不是一个比较好的解决当前国内手机厂商的捷径。


对于国内手机厂商来说,要寻找第二增长线并不容易。一方面手机厂商都已经投入巨资,冒着巨大失败的风险开始自研芯片;另外一方面,小米华为开始动辄上百亿的投入到轰轰烈烈的智能电动车领域。


以后的手机,其实只可能是整个大生态中的一环,如果没有办法更好地和其他硬件进行互联,单纯地割裂来看待手机这个产业,国内手机厂商在事关企业战略决策上会陷入一个误区。也就是说不能为单纯寻找第二增长曲线而寻找第二增长曲线,如何制定一整套的战略规划,找到新的突破点并能够持续进行聚焦,这个说说容易,做做就很难了。


文章来源:科技加速度,MI好物君,胖鲸头条


注:文章内的所有配图皆为网络转载图片,侵权即删!

添加回复:

◎欢迎参与讨论,请在这里发表您的看法、交流您的观点。